走着独立电影的精彩之路,其实就是逃避

首先看片子的时候,我是冲着那个乘屁破浪的截图去的。其次,我这个人代入感强。
开始一段,我真的感觉好笑,太脑洞,当汗克得救冲浪的时候,实话,我是快乐的,是自由的。但是,人生不要太得意望形,要不很容易翻车,即使你是自由的老司机,秋名山车神。
后来,脑洞加大,更有意思,慢慢的片子和我预想的不一样,开始有了思考的深度和感受,就像之前有人评论的,曼尼可能就是他自己,心中那个真实的自己,不带世俗枷锁的自己。他告诉自己,和自己对话,因为他投射自己到了曼妮上,他没有任何怀疑和逃避的和自己展开了对话,心的交流,即使这样,当曼妮说到一些话题,例如放屁等等,汗克总叫他不要说了,停下,就像生活中的我们,很原始欲望的一些问题,但我们不想多说,甚至回避,觉得这样傻逼,让自己不说服,尴尬。再后来,我甚至都觉得汗克是我,躲在后山幻想着心中的渴望,自由,爱,幸福。汗克是自卑的,觉得自己是坨屎,垃圾。觉的那个妹子是看不上他的,是不可能的。这里我真的觉得就是我自己,真的,我的心开始激动。我来告诉你们这个汗克,因为他就是我。汗克不仅自卑,也是有自暴自弃的,但是又有希望,有不死心的渴望,幻想这自己的一些行动,就像梦一样,每一步都是自然的,按照自己潜在的希望发生的,去和喜欢的人发生交集,从认识到一生,可能会做一些事情,可能会有很多快乐,可能….。总之,那是幸福的,醒不来的幸福。再到后面,当汗克真的见面到那个女人时,
他又回到了那个汗克,那个逃避的,屎一样的,垃圾的汗克。他不希望曼妮就这样死掉。他觉得反而是曼妮陪他度过了快乐,就是那个真的我。这里,这就是现实的我们,当你极度幻想了,你可能爱上的是你幻想里喜欢的那个人,一个不存在,一个你投射出的人。她在你脑海里,在你完美的需求和想象里。最后汗克要证明他不是疯子,曼妮最后也又乘屁而走了,曼妮又活过来了,他在微笑。或许,最后的汗克觉悟了。他看到了自己。
 最后,我也仿佛看到了我自己。
逃避在后山的人,永远会被人所嘲笑,他希望面对,但他不去做,也不敢做,做不到,他能做的就是觉的自己是坨屎,是垃圾。然后自暴自弃,但是本能的渴望他又不甘心。终于有一天,他是会在自己的面前的,会在别人的面前的,会在赤裸的阳光下的。如果你一直躲在后山,或许有天你看清了所有,幻想到了尽头,可能你的一生或者最美好的年华,都过去了。
时间里,人不能退后。
最后送给大家我这么多年来记得最清楚的一句文言文。莫宜妄自菲薄,引喻失意。

湛蓝的天空,看似平静的海面漂浮着饮料瓶、纸盒、纸板搭建的简陋帆船——垃圾,都是垃圾。丑陋,没有用的垃圾。就像主人公汉克自己一样,胆小、丑陋、没有任何用处,是个孤独且失败的怪胎。汉克暗恋着一个公交女神莎拉,莎拉每天都和他坐同一辆公交。她那么美丽,耀眼。汉克彻底对她着了迷,却从来没有勇气走上前去说,“嗨,你好”。他只能悄悄的偷拍,默默关注她的社交主页,甚至跟踪到莎拉的家。为了离女神更近,他在莎拉家附近的山林里搭建了一个简陋的棚子,悄悄地搬了进来。

看完《瑞士军刀男》后回想起来,整部电影的前面内容其实应该说是有趣的,但却并不出彩,但是在我看来整部电影的高潮在于最后几分钟的大反转,短暂的时间跟镜头却揭露出一个残酷真相:汉克并没有迷失荒岛,他是一个不能融入集体生活的废柴,而这整个故事都其实也是他躲在暗恋女生家后山上的无尽幻想。我在想,是否导演的目的也只是为了讨论一个问题:人到底应该追求社会世界中成功还是内心世界的满足?
        经常会在电视中、报纸上乃至现实中看到那些嗑药到生活不能够自理的人,他们衣衫破烂且举止疯癫,但脸上却总是挂着一副我们不能够理解的满足感。我想大多人并不会羡慕他们这种所谓的快乐,而且总会离这种人远远的并以他们为戒,提醒自己要健康理智地活下去,不可沾染这些东西。其实在自己的世界中,我自认为人生的终极目标是追求自身快乐而绝非生息繁衍这些一成不变的进化任务,但我却也并没有选择像那些瘾君子一样让自己在药物酒精的世界里堕落沉沦。有人说人本身就是个矛盾的个体,现在想来确实如此:我们一面告诫自己要理性坦然的去生活,但一面又崇尚自由高呼口号为之奋斗;一面憧憬长安市上歌舞酒家的绵绵意境,一面却嘲笑身边的走过的踉跄醉汉。但如果换位思考,是否每一个看上去不可救药的疯子,都可能只是沉浸在我们常人所不能理解的快乐中而已。
        但是这部电影经典之处就在于,影片先把我们放在一个疯癫之人的角度,让我们跟着他一起发疯,与此同时却又塞进一些对于人生的哲学思考,让你去深入的观察疯子,理解他甚至最后你会从心里认同他。然而当你已经由内而外完全站在一个疯子一边,并认为这就是根本的时候,影片却又不遗余力的去揭露其实他就是一个疯子。当电影演到这里,在座观众的反应也就在人的意料之中了:尚在清醒的观众会有一种被导演戏耍的感觉最后摔门而去。
        其实大多数人同意在很多时候,幻觉可以成为我们生活下去的动力,但是却绝不赞成我们应该在幻想中躲避现实世界。这大概是出于两个原因:
        首先,我们还是有基本的生存需要。长期的沉浸在幻觉中可能影响我们在现实生活中的生存,所以大多数臆想疯子虽然有过短暂的快乐但最后还是难逃悲惨的结果,我想本电影里汉克在开始选择自杀也是这个原因。曼妮这个角色其实更多的时候代表了汉克在物质欲望方面的映射。因此曼妮的举动也时常会有着汉克的性格特点:比如在询问遇到女神怎么办的时候,曼妮就会直接问我可不可以亲吻她,可不可以do
sex。其实看完以后自己思考一下,从汉克的角度想,汉克每次在偷瞄自己暗恋的女生时,虽然感情上是满足的,其实他内心的冲动却是异常的汹涌,但为了压抑自己的生理冲动且自我安慰、维持自己的形象,这种欲望只能曼妮发泄一空。
        其次,人是具有情感的群居动物,可以彼此用语言交流。也正因为人的这一特质,人们在构建自己独有的精神世界时,也会时常需要他人的配合,你可以告诉自己我很快乐,也可以欺骗自己别人对自己的反感厌恶其实只是来源于他们对自己的嫉妒,但现实的情况却一直在拷问着你的内心。这也是为什么汉克只能远离家人,选择自我流放的原因,因为别人的举动或者言语会导致他自我世界的崩塌。人们本能对于社会认同的需要也决定了我们的自我精神满足却很大程度上会被大众情绪所左右。曼妮对汉克说,为什么我们不能随心所欲地放屁,干嘛要受到约束,唱歌跳舞就可以啦。在现实生活中,无数人也会想要自由自在的放浪形骸,但因为社会的不认同,我们只好收紧自己的步伐。在曼妮的唆使下,汉克最终出现在女神家的草坪前。这也代表了重回现实世界的汉克不得不为了因为别人的看法而约束起自己但是为了捍卫自己的精神世界,汉克唯一能做的就是再次逃离现实。然而电影的结尾却充满了讽刺与嘲笑:当汉克被追赶到海边时,,曼妮放着屁在海水里抽动起来。众人惊诧的目光中,汉克再次露出了微笑,就像之前说过的,构建自己的精神世界需要他人的配合。当真相大白天下后,汉克再也无法继续自己一个人坚信这个虚构的精神世界、虚构的旅途以及从中获得自信满足,所以他需要这样一个结尾让他人也相信曼妮的存在。我想这个结尾应该也是汉克的臆想。
       当我们在片头就从一个荒岛逃生者的视角看汉克,就觉得他臆想出的出关于曼妮的一切,苦中取乐,我们会觉得汉克是一个可以为人称道的人。但当我们发现他其实只是个躲在别人后山上逃避现实的疯子时,我们就会觉得厌烦甚至有人会觉得恶心。殊不知对很多人来说,在这个社会里好好地生存,可能并不比荒岛求生容易呢。正因为快乐地活着是如此不易,我们需要的幻想可能比我们以为的要更多一点。于是,我们躲进自己的精神世界里,或多或少地都成了“疯子”:被坏人欺负就幻想恶有恶报;付出没回报就念想有志者事竟成;看别人挥金如土,就劝自己知足常乐;没法跟喜欢的人在一起,就觉得单恋的感情也很美好。我们总需要一点幻想才活得下去。我们比起躺在大街上的醉汉和瘾君子,也许只是程度把握得好一点而已。

汉克的母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父亲冷漠,寡言少语,很少关心过汉克,甚至因为自己的一些与众不同行为,父亲常常辱骂他是智障。学校的同学嘲笑他是撸管大王,他不得不转学。但是事情并没有因此变得好转,他依旧生活在深深的痛苦当中,觉得自己是一坨没有用的屎,所有人看自己的眼光都是异样的,仿佛自己真的是一个怪胎、一个智障。

每次,在公交车上遇到女神莎拉,他都会一遍一遍给自己打气。他假想着女神是他的同类,“就像往常一样,她独自坐着。你懂那种神情,她和你一样孤独。但她再也不必孤独了,你可以和她说话。告诉她,你每天都想坐在她身边,人生苦短,没有人应该孤独地坐在巴士上。“
他连台词都想好了,每天都在排练,但是,每一次,他都只是默默地看着她,目送她下车,然后回家一个人吃完整个披萨。他如此自卑,“她这样的女孩是不可能跟我在一起的,连我自己都不愿和自己一起。”
他想救赎莎拉,但实际上,他自己才是那个孤独的需要被救赎的人。

汉克疯了,他意识到自己的缺陷,他讨厌那个自卑、没有用的自己。他想摆脱那样的自己,他想结束生命。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哼着歌,仿佛整个世界都在为他的死亡壮举演奏一场赞歌。他发现了一具恶心的尸体,也就是曼尼。他产生了幻觉,认为自己遇到海难被困孤岛,走头无路才会选择自杀。由此,汉克的人格随着幻觉逐渐分裂。原来汉克身上“心碎、空虚、又脏、又臭、又老、又自卑”的品质转移到了一具恶心的死尸身上。那具死尸居然会不停地放屁,简直太恶心了!分裂之后,新的汉克有了强烈的求生欲望,想回到家里,认为回到家里就能得到温暖和爱,得到莎拉。为了求生,他利用死尸曼妮神奇的”屁动力汽艇、口水泉水、丁丁指南针、屁动力飞行器、口腔炮弹“等一些列看似恶心、肮脏、下作的东西,成功逃出了荒岛、穿越了原始森林、躲避了熊的攻击,最后回到小镇。
这里,死尸曼妮实际上承载了汉克过去的一些品质,那些品质是汉克自卑的根源。然而,正是这些“屁啊、口水啊、丁丁”之类的拿不上台面的东西,最终成了万能的瑞士军刀,一路过关斩将,护送分裂后的汉克回到小镇。在这个过程中,汉克逐渐将原来如同“垃圾”的自己隐藏起来,披上了新的外衣,对自己也有了新的认识。在与熊博斗的戏里,生死关头,他想到被熊吃了之后,大不了就被拉出来变成一坨屎,所有人都会变成一坨屎,又有什么关系,屎和屎最终还是会相遇,生活还有盼头。他自认为得到了救赎,神奇的尸体曼妮的出现,给他沉闷的生活带来了神奇梦幻般的体验,他认为自己终于有勇气面对真实的生活,不再为自己的渺小感到自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