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算是偶像剧里的变格派吧,我开始看韩剧了

从剧情来看,是比较完美的,逻辑上也没有问题,了解了新闻和记者这个行业大概流程,剧中的人物其实并没有一个完全是坏人,只是立场不一样导致了开头男主家的悲剧,其实现实中并没有那么非黑即白,那么黑白分明的,只要领导一句话就可以压新闻了,哪来那么多折腾?而且记者取来素材,都会有主观意愿,应该有保证报道的新闻是事实的系统,不应该靠单一个记者的良心保证来报道这个新闻是事实的,要是那个记者不存好心呢?又不是每个人都会自我反省,所以应该是有公平审核记者采访素材机制,那应该是编辑,可是剧里都弱化了编辑的作用,要是男主是坏人,那杀人犯不就被放走了吗?所以剧里是比较理想化吧,很多剧里的情况其实现实不会有的,也算是编剧为了戏剧冲突而编造的吧,观众喜欢看有话题性,挑刺的新闻,不爱看赞美的新闻也是一个毛病,所以现在很多媒体新闻都爱做标题党例如:震惊xxx,最后男主何尝不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呢?用自己受过的迫害手段来还给会长,虽然对于男主来说朴会长是坏人,当初只是大家立场不一样而已,男主角认为自己是正义的,所以理所当然,其实并不然,大家都只是凡人,只是用自己看到的角度看的事实来想问题,或许遗漏什么就会导致事实出现偏差的话,也会造成另外一个悲剧或者假新闻,所以剧里的这方面的剧情是不太对的,不过并不妨碍这部剧还是不错的,对于专业性的职业性的剧,国内好像并没有特别专业类的,大部分都是凑数完全外行看热闹内行看笑话,至少这个剧还是比较靠近专业的,值得一看的,当然以上对新闻行业部分的看法是因为看了一个资深媒体人的对剧专业部分的分析才得出的,对于外行不懂的人,看完剧可能并不会想到这方面的问题,感情部分算是韩剧里比较套路的,结局也没有什么惊喜,太理想美好化也是韩剧里的一个特点,不过里面有一个就是韩国只要每次出现负面政治新闻就会用娱乐圈的新闻来压过这波关注,这戏里也有,这个倒是很现实化,其实里面说的最好的一句是,也是警告媒体记者的一句话,“99%吗?那你还是承认,距离事实还有1%的不足啊。不要进行任何妄断,只报道事实。否则,愤怒会波及到无辜的人。”
这句话,或许是治疗我们这个时代媒体人自大症的解药:你有99%么?有也不能妄断,何况你还没有呢!
部分引用自作者:逍遥(来自豆瓣)
来源:

在Morita的钦点下,我开始认真地、持续地看韩剧了。第一部是《匹诺曹》。

    
  韩剧《匹诺曹》挺幸运的,赶上了国外电视剧同步播出的末班车,让中国观众得以同步看完这部剧集。如果是2015年开播,等半年后再看吧。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桃乐丝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很抱歉,看了第一个五分钟我就败阵下来了。

    如果归类的话,这还是一部偶像剧,李钟硕和朴信惠的组合就为了粉丝来的。但你看进去之后会发现,应该把这部电视剧归结到行业剧里去,没有其他偶像剧那类狗血的剧情,里面的爱情线也只能算是锦上添花,这部剧要说的其实是新闻媒体圈里的是非。

受不了男主装模作样的傻比样子,以及一看就是口是心非玛丽苏的长黑发女主(后来发现这女主没办法口是心非,说谎会打嗝,这次预判失误了哈)。

    剧本非常写实,比如剧集里男主角的父亲,作为消防员在火场失踪,被认为是畏罪潜逃。多年以后在火灾现场被找到了尸体,这是一起冤案。在网上看到一些关于这部剧的背景介绍,编剧很显然借鉴了韩国历史上著名的西海佩里号船长事件。1993年“西海佩里”号轮船沉没造成292人死亡,媒体大肆报导了了目击者“沉船时船长独自逃走”的新闻,导致记者和死者家属天天围堵船长遗属,后来从沉船中打捞出船长尸体为误报但先前舆论疯狂施压和民众暴力威胁让船长遗属备受折磨,造成难以愈合的精神伤害,尽管事件过去近20年,在2012年韩国某年度调查中,“西海佩里号船长事件“仍被选为新闻界最为严重的误报之一。

幸好我鼓起勇气打开第二次。嘻嘻。

    消防员救火牺牲的情节也有案例可查,2001年”首尔西弘济洞火灾事故“九名消防官因为业主大妈的一句“我儿子还在里面”冲进火场造成六名殉职三名受伤,而事实是大妈和儿子吵架儿子一气之下放了火然后躲在亲戚家,消防官出生入死却不知楼内居民已全部撤离。这个细节被编剧写进了剧情里。这两个案子叠加起来,就生产了剧集里虽然惨烈但却令人信服的故事背景。

我就是个没什么毅力但是会在自责或压力下会一次又一次重头再来的人嘛。

    其实了解了这一点,我们可以设想,剧集里的其他故事,恐怕也是有原型可查的,比如那个为了给女儿换肝而疯狂健身减肥的母亲,同样的新闻在我们这边就曾经真实地发生过,估计在韩国也未尝没有同样的情况,国家虽然不同,但母爱是没有区别的。

片子是在第一集就开始抛出多年来纠缠了无数新闻人的关于新闻伦理的宏大命题:究竟是坚守新闻伦理、用客观的立场报道新闻,还是把观众处于好奇和八卦的心态而最想要看的冲突(记者的采访手法甚至会促进冲突的爆发)、尽可能放大地呈现出来?前者是新闻专业主义的准则,后者是强大的利益驱动——高收视率意味着高广告收益。

    这些情节,让这部偶像剧有了不一样的格局,或者说价值诉求,这当然首先归功于编剧朴慧莲。如果我们照搬日本推理剧的划分,把韩国偶像剧也分成本格派和变格派,那么像洪氏姐妹和郑铉静这样的编剧,就可以算作是本格派,在她们的作品中,谈恋爱是最大的主旋律。而朴慧莲,起码就我最近看过的两部剧集来看,可以算作是变格派,在言情之余,是要表达一些关于社会现象的看法的。在作品中,朴编剧会赋予主人公某种特质,而这种特质又和故事中想要表现的职业特征息息相关。

从新闻系毕业后我没有成为一个真正的记者。但是5个月的实习生经历告诉我,没有多少人能够一直保持以前者的姿态工作。但是大部分新闻人也不会刻意作恶。

    在朴编剧前一部作品《听见你的声音》里,李钟硕扮演的男主角拥有能够听到别人心声的能力。这能力比《倾听女人心》里的梅尔吉布森还厉害,梅尔吉布森只能听到女人的心声,李钟硕是无差别窃听。这部剧讲的是检察官判案的故事,对于检察官来说,真相是什么至关重要,最怕的就是冤枉好人和错放坏人。所以主人公这个能力,与其说是一种超能力,不如说是一种愿望。而在这种超能力的介入下,所有的案件都变得复杂起来,或者说复杂的人心被洞察了。

在这部剧里,更可怕的是,掌握话语权的记者歪曲了事实,由于没有人在公开场合去指责并引起大众的讨伐(哪怕是行内的人都心知肚明),那个记者非但不会受到惩罚,甚至可能受到观众(对TA片面的认识引起)拥护,而升职加薪,获得更加高等级的话语权。

    而这部《匹诺曹》,则赋予了女主人公一种特质——不能说谎。也就是所谓的“匹诺曹综合症”,女主角一说谎就会打嗝,而只有说真话才能停下来。讽刺的是,这个症状被认为是无法胜任记者这个职业的。这个设定很有意思,报道事实是媒体的责任,而不能说谎却又被剧中的媒体人认为不胜任这个职业。难道这种表里不一才是媒体人的真相?于是编剧让男女主角像鲇鱼一样搅和进去。

心寒。

    故事是以对媒体的“成见”开始的。男主角的“成见”是对媒体圈的憎恨,而女主角的“成见”则是对记者这个神圣职业的向往。然后随着剧情的发展,一个更为复杂和丰满的媒体生态圈呈现在观众面前,其实和其他行业没什么区别,都是各种人性交织的展现。当然,作为偶像剧,传递正能量还是必要的。其实我觉得,即使是中国的媒体人,也应当感激朴编剧,她用这部剧给这个行业做了一次祛魅。旁观者既不必幼稚地以为这个行业所有从业者都富有理想和激情,当然它的确本应如此;但也不必阴暗的揣测这个行业早已失去了良知。尤其不要想当然的把新闻专业主义错认为冷漠。这一点恐怕医生们也共鸣吧。

好吧跑题了,我也不是要来讨论新闻伦理的话题。

    也许这就是行业剧的价值所在。香港无线台几乎把香港所有的行业都展现个遍,这是一种有价值的文化传递,有助于让民众在褒贬的过程中拥有一个更为理性的基础。而在我们这里,行业剧基本上是缺失的,也就最近开始有了一些不算太专业的医疗剧。可能是文艺界有感于我们的医疗工作者被误解太深吧。其实我们媒体人也需要这种表达啊。当民众对某个行业失去了信心,尤其这里面还有很多误解的时候,伤害的其实是所有人。比如记者这个行当,就像我的偶像李海鹏所说的那样:依“记者有害论”的逻辑,官方封杀新闻就有了合理性。对新闻媒体也好,对别的也好,要么全面支持,要么全面否定,是社会缺乏理性基础的特征。

只是好想问一句:如果没有爱情成分,剧情是不是能够走得快一些?!!

    当然,媒体行业也的确存在着没有被误解的问题,需要反思,需要道歉。就像剧集里“老大”反思自己记者生涯污点的那句话:“村子里的一条狗叫了起来,其他狗也就跟着叫了起来,而它们其实并不知道为什么叫。我就是其中的一条狗。”这话让媒体人听着遍体生寒。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