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若只如初见,万一我死了请帮我看看父母

约定,生死的约定,爱情的生死约定,殉情无论在什么时代,都是别人口中的传奇,自己心中的古老誓言,直到见到那一双凄美双目,从此迷醉,世俗容不下小小的幸福,死亡才能成全,浪子与妓女可怜爱恋,我爱你,愿同赴黄泉,你弃我,想在人世流连,苦等你,一等就五十年,再见你,叹一声,人生若只如初见

图片 1

1984年5月,云南边境激战正酣,硝烟弥漫中的一句“生死约定”,把两个本无交集的年轻人命运紧紧相连。崇明人姚惠涛信守诺言,退伍回沪后坚守“生死约定”,找到了牺牲战友的父母,并坚持看望至今。

李继德与妻子照片。

“兄弟,万一我死了,请你去看看我的父母。如果你牺牲了而我活着,我也一定会去崇明看你的父母。”

图片 2

硝烟弥漫中的一句“生死约定”,把两个本无交集的年轻人命运紧紧相连。

拿起抗美援朝纪念章,李继德总会想起战友黄继光。

说完这句话后没多久,年轻的陈建中就不幸牺牲在了战场上。他的战友、上海崇明人姚惠涛信守诺言,退伍回沪后坚守“生死约定”,最终找到了陈建中的父母,并坚持看望至今。

  60 年后兑现上甘岭“生死约定”

在第一次和陈建中的父母见面时,姚惠涛泣不成声:“我是你们儿子在前线的兄弟,他留在了前线,要我回来看你们。我找了这么久,终于找到你们了!今天起,我就是你们的儿子……”

  1952年10月19日,朝鲜上甘岭地区597.9高地,黄继光壮烈牺牲。近日,黄继光当年的战友、山东高青县80岁的老兵李继德为了当年两人的一个约定,出现在了人们的视野里。他说,当年两人约定,不论是两个人中谁出事儿了,另外一个都要到对方家中去看看。“黄继光壮烈牺牲的过程,我亲眼目睹,当初跟他的生死约定我一直记在心里。”李继德说,此生最大的心愿就是兑现当年和黄继光在战场上的约定。

图片 3

  22日晚,鲁中晨报记者联系本报记者,转达了李继德老兵的心愿。23日,华西都市报记者辗转联系上了黄继光的亲属,他的侄儿黄拥军很激动,“欢迎他来,我们也想听听叔叔当年在战场上的故事。”

姚惠涛将陈建中送的子弹壳交给陈建中父亲

页码:1/4首页上页1;)234下页末页

“回到上海,我们还是兄弟”

展开剩余83%

1984年5月,云南边境激战正酣。

当年姚惠涛23岁,是当时的南京军区某工兵团中的一名汽车兵,负责为老山前线的步兵修筑运送粮食弹药的道路。战火纷飞的战场,让姚惠涛至今难忘:“满地的炮坑,还有许多被炸平的山头。老鼠比松鼠大,经常啃人脚趾头,毒蛇出没,没条件洗澡、换衣服,绿军装上全是泥,成了咖啡色,很多人都得了皮肤病。有一次,一颗炮弹就落在我脚边,当时我一下子就傻了,脑子里一片空白。万幸,那是颗哑弹,我捡回了一条命!”

硝烟弥漫中,姚惠涛和陈建中相遇了。

图片 4

相关文章